衛生福利部疾病管理署
SARS-CoV-2 患者之呼吸治療

✔ 立即對呼吸窘迫,低血氧症或休克的患者給予氧氣治療,使其 SpO2 ≥ 94%。
備註:出現危急徵候的成人(如無呼吸、嚴重的呼吸窘迫、中樞性發紺、休克、昏迷 或抽搐等)應立刻確保呼吸道暢通並給予氧氣治療,使其 SpO2 ≥ 94%。開始建議以 5 L / min 的速度給予氧氣治療,並適時調整流速。待病人穩定後,目標血氧飽和度為非 懷孕之成年患者 SpO2 ≥ 90%和懷孕患者 SpO2 ≥ 92–95%。出現危急徵候的兒童應在救 治過程中給予氧氣使其 SpO2 ≥ 94%,無危急徵候之兒童則應達 SpO2 ≥ 90%。同時, 對 SARS-CoV-2 患者進行照護的所有診療區域均應配備脈搏血氧儀、可用的供氧系統 以及單次使用的供氧設備(如鼻導管,簡易供氧面罩、或非循環呼吸面罩等)。

✔ 當標準氧氣治療無效,患者出現嚴重的低血氧性呼吸衰竭時,需及時介入給予進一 步的呼吸支持。
備註:此時患者即便使用簡易供氧面罩或非循環呼吸面罩(Non-rebreathing mask, NRM)吸氧(流速為 10–15 L / min,FiO2 0.60–0.95),仍可能會出現呼吸次數增加和低 血氧症。ARDS 患者低血氧性呼吸衰竭通常是由於肺內通氣-灌注不匹配或分流所致,此 時通常表示患者需要通氣輔助(Mechanical ventilation)。

! 可考慮使用高流量鼻導管(high flow nasal oxygen, HFNO)給氧,防護措施等同執行 20 可能產生飛沫微粒(aerosol)之醫療處置並應密切監視病患臨床狀況變化。非侵襲性呼吸 器(non-invasive ventilation, NIV)則須由醫師判斷後依臨床狀況使用。
備註:目前尚缺乏 HFNO 與 NIV 用於 COVID-19 病患之實證指引。血液動力學不穩定, 多重器官衰竭、或意識狀態異常的患者不應接受 HFNO 或 NIV。接受 HFNO 的患者應進 行密切監視,並由可執行氣管插管的人員進行照護,以防患者之臨床狀況沒有改善或 在短時間(約 1 小時)後急劇惡化。HFNO 可能減少插管機率與改善病人預後,NIV 相 關的風險包括延遲插管,過大潮氣量和傷害性的經肺壓力差(injurious transpulmonary pressure)。

✔ 氣管內插管應由經過訓練且經驗豐富的人員進行,並應採取相關感染管制及防護措 施,避免病毒經由空氣與飛沫傳播。
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人接受插管時會產生大量的病毒飛沫,插管時因近距離接觸,將 會使醫護人員暴露在非常高的感染風險,因此務必要穿戴完整個人防護裝備後才能執 行。執行插管者必須經完整插管訓練及具有實務經驗,插管的場域必須在負壓隔離室 進行。考量困難插管之風險,建議於插管前知會困難插管團隊,並備妥防護裝備於隔 離室外待命,以便發生困難插管時可立刻提供協助。 當病人有臨床氧合或生命徵象不穩定而造成呼吸衰竭,應即刻進行插管處置,插管時 須使用適當藥物來完成快速引導式插管(Rapid sequence intubation)。若病人仍有自主 21 呼吸時,可使用高流速氧氣設備(NRM)進行 5 分鐘插管前給氧(Pre-oxygenation), 此時不建議使用甦醒球擠壓換氣(Ambu-bagging)。執行插管時可藉助影像指引喉鏡 (Video-assisted laryngoscope)來進行。當病人完成插管接上呼吸器進行機械通氣時, 須使用密閉迴路系統的抽痰管(Closed system suction)。若需院內轉送病患,路線要事 先規劃好,運送前請務必先抽好痰及口水,確認氧氣鋼瓶是否滿桶足夠運送時使用, 運送過程中要確保管線的安全,不要耽擱。
備註: ARDS 患者,特別是幼兒、肥胖或懷孕的患者,在插管過程中血氧飽和度可能迅 速下降。在使用帶儲氧袋的面罩、袋閥面罩時,可先用 100%FiO2預充氧 5 分鐘。 經 氣道評估後如果沒有插管困難的跡象,快速引導式插管是合適的。
台灣 - 繁體中文

Cookie:

本網站使用瀏覽器紀錄 (Cookies) 來提供您最好的使用體驗,我們使用的 Cookies 也包括了第三方 Cookies。相關資訊請瀏覽我們的隱私權與 Cookies 政策。如果您選擇繼續瀏覽或關閉這個提示,便表示您已接受我們的網站使用條款。

我同意